出行168

《春日山中对雪有作》天热了,呷口雪吧

来源:meiridushi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19 13:06:00


还没入伏,桑拿天就开始了,每天都35度以上,热到极致就想找一首“凉快些”的诗。杜荀鹤的这首《春日山中对雪有作》借雪咏春,闲适安逸,配合忙碌的炎炎夏日,真是再适合不过了。


竹树无声或有声,霏霏漠漠散还凝。
岭梅谢后重妆蕊,岩水铺来却结冰。
牢系鹿儿防猎客,满添茶鼎候吟僧。
好将膏雨同功力,松径莓苔又一层。


房间外的竹子与树木或无声或有声的通知主人“下雪了”,雪花很密,落到地上很快就积了一层。山中的梅花虽已谢了,这雪一落上又好像重新绽放。山崖积雪融化的流水现在又开始结冰了。牢牢拴好圈养的小鹿,防止开春狩猎的人将它猎杀,煮好茶在温暖的室内等待好友畅谈。这场春雪与润如油的春雨一样,为大地带来新的生机。


这首诗虽然在写倒春寒的事,但由春雪“霏霏漠漠”的动态及从“散”到“凝”的过程,最后却转化为对大地的滋养。全诗写景而不言情,但是我们依然能感受到诗人对未来的美好期盼。



中国的隐逸文化发展到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趋于成熟,“大隐隐于朝、中隐隐于市、小隐隐于野”最为出名。其中还有一种隐逸文化为“林泉之隐”,指的是不入仕途而隐于山林泉石之间的人。

林泉之隐与大隐隐于朝相对立,后者身在朝廷以进为隐,前者就如竹林七贤,既无抗争之力,又无法融入其中,是士人维系个体独立、缓解与政治威压紧张关系的重要平衡力量,所以这些人必不是“至深轩冕”之人。但是他们又无法真正获得心灵上的安逸,即使写出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陶渊明也曾写出“刑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”的激烈作品。

林泉之隐得益于山水审美的自觉意识萌发,春秋时,孔子就说出“知者乐水,仁者乐山”;孟子抒发“登泰山而小天下“;庄子“退居而闲游江海”等等,萌生出对于山水朴素而自然的情感。但到了风流倜傥的魏晋南北朝,讲究闲静超脱的胸怀情趣,这是魏晋名士必需的情怀;当然还要变态的追求于美,所以才会有玉树之称的嵇康、被掷水果的潘安,还有看杀卫玠的典故出现。那个时代的人追求外表清朗俊秀,风姿安详文雅,内心澄明透彻,处世超凡脱俗,人既如此,山水更不用说。

自此中国山水审美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转变,它标志着人们对于山水自然景观的态度,已经从某种社会性的功利走向较为单纯的审美欣赏。居于林泉的隐士们,才能在窗含远山,一轴画,一张琴,一纸笔墨,一盏茶,一知己,的环境中,发出“足以!”的感叹。


世界那么大  偏偏遇见你

长按二维码 关注杂读诗词